从六道心到出离心

我们有八个心。这是一种方便说法。又有另一种方便说。大凡人有七个心,每每自己不知道。其中六个是六道心,生生流转不停。忽而是天道心,忽而是人道心,忽而是修罗心;忽而是地狱心,忽而是饿鬼心,忽而是畜生心。不是三恶道心,就是三善道心,总是六神无主,随波逐流。

畜生心是什么?是多分的愚痴,少分的贪心和嗔恚等。

饿鬼心是什么?是多分的贪心,少分的嗔恚和愚痴等。

地狱心是什么?是多分的嗔恚,少分的贪心和愚痴等。

修罗心是什么?是嗔恚心重但很有福报的神仙类;

人道心是什么?基本上受持五戒,不杀、盗、淫、妄、酒;能孝养父母、尊敬长辈,慈心不杀者。

天道心是什么?是修十善业,不杀盗淫,不贪嗔痴,不妄言,不花言巧语,不恶口向人,不搬弄是非。

其实,同样是人,皆生在人道,亦有种种心之不同啊!有的人生来富贵,不愁吃穿,是人中之神仙啊。有些人生来残疾,盲聋喑哑,衣食无着,还贪嗔痴得很,连畜生都不如啊。

我说过,在中国是人多。因为人的主要因缘是乐少苦多,这正是千百年来大多数中国人的状态。人道乐少苦多,其实是最好的。为什么?这样的人,容易信佛、修法,进而成就啊!所以佛经云:生中国难。

我又说过,在西方国家,人很少,畜生多、鬼多、神仙多。西方人要么生活很富裕,很自在写意,很享受人生,他们是人中神仙;要么生活很困苦,同性恋、吸毒、好战斗殴,做人很下贱,他们是人中畜生或魔鬼。乐太多的人,不愿意吃苦修法;苦太深的人,没有条件修法,所以均难成就。难怪中国人称呼外国人为“鬼佬”,很形象!

有一首歌叫《我的中国心》。中国心该是什么心呢?当然是“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之心。孝心、忠心是中华文化的根本,以恭敬心平等待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可惜的是,当今时代,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忠孝之心不存,充斥社会的是杀盗淫妄之心。

有个成语叫心怀鬼胎,心总往鬼道缘去,行为上也整天装神弄鬼,那么肯定是鬼道的心了。如果心怀龙胎呢?当然是可以成龙了;同样,心怀人胎,生出来的一定是人。这就叫做心想事成。

上面所说,是六道的因缘。

 

第七个心是什么?出离六道之心!

下根愚昧之人,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心?中根之人才会分善心恶心。只有上根之人,才有向上超脱之心。

凡夫之心,到处攀缘,就是不肯缘到般若上去,就是不知道这第七个心。这第七个心是空心,此空不是空无所有之空,而是有主之心、无住之心、清净自在之心。明了这个心,非空非有,即有即空,成佛就不远了。我们凡夫修行成佛,并不是灭却前六个心,反而要从这六个心下手,利用这六个心,把它们统统观空,空而无所着,成为无心之心、无所挂碍之心。

 

我们一会儿说八个心,一会儿说七个心。究竟我们有几个心?

其实,我们的妄心有无数个,不可计算。

不但是不同的众生,有不同的心;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心。就算是同类众生,同一个人,不同时空环境下,都会生起不同的心来。

比如人有爱心、喜心、助人为乐的心。亦可能有贪心、痴心、害人之心。凡是有念头起落,皆是心之妄动。就像大海里的波浪、水泡,种种翻滚起伏,都是妄想心动。

《楞严经》说有胎卵湿化等十二类众生,那就是由十二种心生的。这都是自心现量,心量有多大,就现相应的形身。皆是唯心所现,唯识所变。我们明白了这个道理,回归一心,即清净妙明真心,这就叫做明心。

我们的真心只有一个。

它有很多名称,如佛性、如来藏、一真法界、真如、妙明心等。

 

说到这里,我们是不是已经把心的真义完全讲出来了呢?不是。世间万物无穷无尽,所以心亦无有边际,说一百天,也无法说尽“心之真义”。

说真心,还有善心、直心、佛心、慈悲心、菩提心等等;

说妄心,还有贪心、淫心、杀心、偷心、六道心、生灭心等等;

说修心,还有观心、摄心、炼心、明心、印心、舍心等等;

说凡心,还有三心二意、心烦意乱、心猿意马、勾心斗角、痴心妄想等等;

说圣心,还有一心一意、诚心诚意、回心转意、心心相印、得心应手等等;

一百天也说不完。

 

有僧问:“如何是古佛心?”南阳忠国师答:“墙壁、瓦砾是。”

僧问:“墙壁瓦砾,岂不是无情?”国师答:“是。”

僧问:“还解说法否?”国师答:“常说炽然说。无间歇。”

僧问:“某甲为甚么不闻?”国师答:“汝自不闻,不可妨他闻者也。”

僧问:“未审甚么人得闻。”国师答:“诸圣得闻。”

僧问:“和尚还闻否?”国师答:“我不闻。”

僧问:“和尚既不闻,争知无情解说法?”

国师答:“赖我不闻,我若闻,即齐于诸圣,汝即不闻我说法也。”

僧紧逼道:“恁么则众生无分去也。”若是这样,众生就不能听到无情说法了,成道就无望了?

国师转话锋答:“我为众生说,不为诸圣说。”

僧问:“众生闻后如何?”

国师答:“即非众生。”

《金刚经》云:“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众生?哪里有众生?一切众生如梦幻泡影,都不是真实的。众生之所以为众生,就是因为不醒悟;假如当下一醒悟,即非众生了。但是,在梦境当中不醒悟,不能不是众生,所以说是名众生。

如此深奥之“古佛心”,我们还要继续探讨。

由心生故,种种法生

讲到心,有两个概念我们还要讲一讲。一个意,一个识。

中文的“意”,梵文叫末那,转指第七识。《俱舍论》云:“集起故名心,思量故名意,了别故名识。复有释言,净不净界种种差别故名为心,即此为他作所依止故名为意,作能依止故名为识。故心、意、识三名,所诠义虽有异,而体是一”。这里说,心、意、识之本体是一样的。心是种种境界的差别事相,意是所依止的,识是能依止的;一个是所,思量的结果;一个是能,分别的功能。

请注意,这里所说的“意”,跟眼耳鼻舌身意五根之中的意根,和第六识即“意识”是不同的。

 

中文的“识”,梵文音译作毗阇那。唯识论曰:“识谓了别”。

《楞伽经》说有三种识,是指真识、现识及分别事识。

真识就是如来藏识;现识是如来藏识所转,亦名识藏,名转而体不转;分别事识是前六识。即眼耳鼻舌身意六识。

就好像用一面明净的镜子来照见物件,镜子里面会显出色像影子来,道理是一样的。镜子只管照,不加分别,这就是现识;如果把照出来的物件标上名号,这个是椅子,那个是桌子,这个好,那个丑,这就是分别事识。物件本身就是业相,镜子里面的影子就是现相,真识就是物件之体。

现识和分别事识是刹那变化的,即业相和现相是要坏灭的,但是其真相本体是不坏不变的。现识的因是什么呢?是薰变。比如有人爱好声色犬马,这个习气就在八识里面鼓动,薰发第八识,使他不知不觉地时时向往着声色犬马(内境),一旦他碰到了声色犬马的境界(外境),就不免有所举动,随之而行,这就是起现行。

《大乘起信论》说,意有五种,即业识、转识、现识、智识、相续识。此指妄念起动之次第而言,合称五意。心是指第八阿赖耶识,意即上述五识,意识名分别事识。

各种经论所说,因翻译者理解之差异,会有微细差别,这是很自然的,我们无须太在意。

另外,教下另有第九识之说。即庵摩罗识,别名白净识、无垢识。若此为真如净识,则第八识应被解作妄识。

总之,意为思量之义;识为了别之义。能如此知,足矣。

 

对境生心

 

我们说,集起为心,对境才能生心。

没有境缘,我们是不能生起心来的。

这里的境,分内境和外境。境亦称境缘、尘境。一切境缘,就是一切法,包括宇宙世间万事万物和抽象思惟等。

佛说,心本无生因境有。既然是心,心不缘心,心只缘尘境。眼耳鼻舌身五根相对应的五尘:眼前美色,眼睛能看见;钟鼓之声,耳朵能知道;香臭,鼻子能嗅闻;醍醐之味,舌头能知道;五尘落谢的影子呢,唯意能知,只有意根能够知道,前面的五根不能知道。外五根有尘就有心、无尘则无心。里边的意根呢?因心而起境,就是“心本无生因境有”;无心则无境,就是“境本无生因心有”了。若没有心,哪里会有境呢?心是思量,思量就是意,法尘境界都是从思量上显现。前面的五根对五尘,因有五尘,所以有心;假如没有尘,就没有心。比如眼睛对色尘,若无色尘,眼睛就看不到什么东西,就不了别了。里面的意根呢?意根不对外,是因心起境。因为你的心着了前五根对外五尘落谢的影子,就有境界、有声音,因心起境,无心则无境。

佛讲过同样的道理。由心生故,种种法生;由法生故,种种心生。这两句话在佛教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同样的意义,还有一个说法:心不自心,因色故心,色不自色,因心故色。由于我们的心念动(即心生)的缘故便产生种种的现象(即法生);又由于种种现象的产生,再使我们产生种种的心。这里色和法是相通的,是指世间的事事物物等一切现象,包括思维现象。

这两句话中的两个“心”字,仔细推敲是有区别的。前面说,第八识叫阿赖耶识,其功用就象一个大仓库,不管好坏各种念头都往里收藏;第七识叫末那识,是第六识的根子,叫意根,执着有我,因为有我之故,一切都为我着想;第六识,就是我们平常说的意识,也就是我们平常人所说的心,我们一般人对心的认识仅停留在这一层上。因为无明的熏染,真心中生出了妄心,妄心再动,反过来复熏无明,使妄心动得更加厉害了。这就是因还果、果继因、因起果、果再还因,反复熏染,引起妄境。引起妄境的过程就是第七识的功能,因第七识是传送识,位于六识与八识之间。妄境一升起便产生种种现象,这就是“由心生故,种种法生”。所以,这一句话中的“心”就是指第七识。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世间的种种现象、种种境界都是由我们的妄心创造的,都是虚妄不实的。但是虚妄的境界一经产生,反过来会再熏染我们的妄心。比如,贪财之人看见金子就会生出占有之心,好色之徒看见美色就会生出贪恋之心,这就是妄境反过来再熏染妄心,使我们的第六意识产生种种分别,心念变易,这就是“由法生故,种种心生”。所以这一句话中的“心”是指第六识。因此这两句话中同样是“心”,但其意义不同。

 

由心生故,种种法生

由法生故,种种心生

 

世界上有许多哲学家、思想家,但归纳起来只有两大派:一类是唯心派,一类是唯物派。唯心派认为一切唯心造,思想是主宰,他们把思想说成是心。物质文明就是由于我们的心思维创造出来的,所以没有心,便没有这个世界。而唯物派则认为思想是客观事物在人脑中的反映。心思维必须受物质客观规律的制约,必须符合物质发展的规律,才能够进行创造发明。两派一直为此争论不休。事实上,唯心派也好,唯物派也好,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就象我们的这只手,一面是手心,一面是手背,但两面都是这一只手。只不过从这一面看是手心,从另一面看是手背,角度不同。唯物派与唯心派都是从各自的角度出发,只强调自己的道理,片面地执着在一边,所以不能圆满。

佛经说:由心生故种种法生,由法生故种种心生。这就代表了佛教的哲学思想。由心生故种种法生,就是说由于我们的心念动,便产生种种事事物物,这句话讲的就是唯心;由法生故种种心生,就是说由于世间存在种种事事物物,于是便产生种种心念,这句话讲的又是唯物。有人会问:佛教中不是讲“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吗?所以佛教总体上说还是唯心派。其实这是人们对佛经的误解。

一般人认为,我们现在能推理思考、能追逐眼根中色尘影子的就是自己的心。其实,这只是我们的攀缘心,是妄心,不是我们的真心。我们在前面说,这个攀缘心,是我们的六根与六尘相对留下的影子,也叫六尘缘影心,是第六意识。

我们平常人对心的认识仅仅是指第六意识,因为人们只知道第六意识!实际上,我们人不仅有第六意识,还有第七识、第八识。如果可以用一棵大树来作比喻:种子就是第八识,种子发芽生出了根就是第七识;根子吸取营养继续生长,长出了树干就是第六识;树干上长出的枝枝叶叶就是前五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前五识的根我们都知道,就是眼睛、耳朵、鼻子、舌头和身体;而第六识的根在大脑;第七识的根在大脑到心脏之间的脉管里面;第八识的根是在心脏里面。

上面这些内容,在密教里讲得很详细。密典中讲:在我们人体的中央,从腹部通过心脏到大脑之间有一条脉管。这里与道教讲的不同,道教讲的是任、督二脉,而这儿讲的是中脉。八识在心脏里面,由五彩光环包裹着,这就是八识心王的王宫。它象太阳一样放射出光明,所以在我们打坐心净的时候就会看到光明,这个光就是你自身发出的,而且是五彩光明,不是单一的颜色。第七识就在心脏至大脑脉管的中间部位,在六识与八识之间起着通信的作用。第六识就在大脑。中脉通过左右二脉连到两个眼睛上,所以,我们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通过眼睛我们就可以看到心光。

唯心派也好,唯物派也好,他们所说的心,都是指的第六意识。而佛经中,“由心生,故种种法生”和“三界唯心”这两句话中所说的心与他们所说的心不同,不是哲学家们所说的第六意识这个主观的心!这两句话中所说的心,是将主观与客观统一在一起的心,这就是佛经说的一真法界,就是我们的真如佛性,也就是真心。

心是何物?

听到这个问题,我们很自然就将手摸向自己的胸膛。

胸膛里面,跳动着一颗心——一颗鲜红的、莲花蕊似的心。

这是我的心吗?

是,又不是。

这是我们的心脏,是脏腑中重要的器官。佛经里叫做肉团心。

这是有形之心,但不是我的真心。

 

我有无形之心,看不见,摸不着,无形又无相。

我们通常认为,无形之心指灵魂,是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和情感表达。

我们学哲学。哲学教科书里面,心被称为意识。意识是一种抽象思维,是客观事物在人脑中的反映。

这是一般人对心的理解。这个心,亦不是真心。

 

心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呢?

解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讲一个小故事。

阿难是释迦牟尼佛的侍者。一次,阿难在外出乞食的途中落入妓院,被摩登伽女用幻术迷住了,即将破戒了。释迦佛有神通,知道阿难遭难了。于是,派文殊菩萨用楞严神咒去救阿难。文殊菩萨就像现在抓卖淫嫖娼的,把阿难和摩登女男女两人都带回佛的居所。

在佛的面前,阿难羞愧万分。佛很慈悲,希望阿难能反躬自省,破除淫欲心,进而开悟证道,于是,作了种种开示,来点化他。

佛问阿难:“你当初发心出家,是什么原因?”阿难答:“是看到佛的相貌很庄严,我自己也想要这样的相貌。”

佛问:“你看到佛的相貌庄严,是用什么来看的”。阿难回答:“用心和眼睛”。

佛又问:“你的眼睛我能看见,你的心在什么地方?”于是,阿难开始找自己的心。

阿难在身体的里面、身体的外面、身体的中间等去找,都被佛否定了。

阿难说:“我今思惟,即思维体,实我心性”。佛又说不是。

阿难说:“即能推者,我将为心”。

阿难说的思维体以及能推理的东西就是心,相当于哲学的意识。这不是真心,而是妄心,所以佛喝斥他:“这不是你的心!”

阿难辛辛苦苦,找了七个地方,均被佛否决了。这个时候,阿难觉得自己没有心了,觅心了无可得,于是慌了,乱了,急急忙忙的要请求佛的开示。

这就是《楞严经》七处征心的故事。

最后,佛究竟有没有告诉阿难,心在什么地方?不能说有,亦不能说没有。因为真心是不可以用言语文字来表达的,能说得出来的均不是真心。真心非有非无。佛唯有旁敲侧击,让阿难在种种譬喻中悟去。

 

真心和妄心

 

心有真心和妄心。

真心有几种表述,或称本心、元心、妙明心、清净妙净明心、妙明真精妙心等。

妄心的同义词有很多,如识心、觉心、念心、邪心、觉知心、所知心、攀缘心、因缘心等。

佛经里,往往一个名相不可以用语言文字解释清楚的,佛就用譬喻。

水比喻真心,波浪比喻妄心。

用照镜子作比喻——

真心以灵知寂照为心,不空无住为体,实相为相。

妄心以六尘缘影为心,无性为体,攀缘思虑为相。

我们的心对境生起来的念头和思想,称为六尘缘影,就是色、声、香、味、触、法落谢的影子,简称曰集起为心。所以,心只像是影子,是外部种种物象和信息在我们的意识里留下的许多烙印而已。

我们本来没有心,没有思想和念头,而是由于有外境在,才从各个差别的境缘上领受它的形象,产生认识,分别同异,安立名字,发生爱憎取舍,才生出种种心念。心是和环境集合起来而生出的,不是片面单独起的,所以称为集起为心。这样的一个概念,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我们下面还需要详细分析。

现在,我们暂且将这里的“集起为心”,简单地理解为现代哲学所谓的“思想是客观环境的反映。”

我们胸膛里的肉团心,那只是五脏六腑之中的一个器官而已。是妄心生成的一个器官。这个有形象的器官,不能是我们的真心。

真心无相,是无法用语言文字表达出来的,“说是一物即不中”。

既然真心很难说清楚,我们就说说妄心。我们说:把波浪歇下,即是水体。若把妄心解释清楚了,不就把真心烘托出来了吗?

 

我们有8个心

 

佛教说,我们人有8个心,称之为“八大心王”。这8个心,我们称为八识。前六识就是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这六种心,产生六种识。眼睛能看见色相,叫眼识;耳朵能听到声音,叫耳识;鼻子能嗅香臭,叫鼻识;舌头能尝味道,叫舌识;身体接触物体,有冷暖等感觉,叫身识;大脑意识思惟,叫意识。还有两个心王,是第七末那识和第八阿赖耶识。这八识,就是八个心。

法相宗有一俗语:“弟兄八个一个痴,其中一个最伶俐,五个门前做买卖,一个往来传消息。”往来传消息的是指第七识,第七识专门负责将前六识收集和分类整理过的信息往第八识里面放。其中“一个痴”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这是含藏识,是个大仓库,相当于电脑的内存,过去现在未来,前世今世,不问好与坏的信息,就是最微细的念头,只要由第七识传来,就都储藏在里面了。“五个门前做买卖”的就是眼、耳、鼻、舌、身识,这兄弟五个专对外境,待人接物,应付事宜。“其中一个最伶俐”就是第六识,即意识,其势力最强,一切事情都靠这个第六识来分别取舍。

假如第六识不动,那么眼睛对境的时候,就和镜子照物一样,是现量的。现量者,就是这个东西是个长的,你看着就是个长的;那个东西是短的,你看着就是个短的,丝毫不加任何美丑、好坏、恶善、是非等分别。假如第六识随五识一起启动,就生起了善恶、美丑、好坏、得失等种种事端。所以说,一切善恶都是第六意识所造作的。第七识的重要功能是“我执”,就是执着这个色身为我,又叫染净依,是依六识净而净,依六识染而染,它只给第八识传送消息而不加拣择分别。第八识接收第七识传来的消息,不分好坏,只管储藏起来,所以它最痴。

这八个识,即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被称为八大心王。

简单地说,哲学领域的心相当于佛教的第六意识。

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