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体巨头与中共的勾兑

据ucannews报道, 当今世界媒体巨头们的自我审查意识令中共当局相当满意。

6月4日是中国天安门广场屠杀的周年纪念日,1989年的这一天,解放军的坦克和士兵血腥镇压了成千上万的民主抗议者。但是这一天,却没有看见世界主流媒体的任何纪念文章和报道,这段记忆仿佛被抹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提供此类数据的美国中介公司Refinitiv,对此类内容进行审查以符合北京的规定。更有甚者,该公司原本只是试图审查中共国的信息,但“中国以外的许多用户也看不到这些故事”了。

这是中共利用其影响力“重塑”全球媒体环境的例证。

现在,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彭博,《福布斯》,《电讯报》,美联社(AP)和Google之类的主要媒体都直接或间接地与中共国有千丝万缕的生意 往来 ,例如,提供接入,数据,网络等服务,以及市场广告业务和合作伙伴交易。

尽管这些媒体可能会否认,或视而不见这种由利益带来的影响,但事实上,这些媒体对可能招致中共不快的敏感话题,以及那些可能导致其利益损失的文章处处加以限制。 而那些勇敢的记者们可能因越过红线导致失去工作。 例如,2013年,彭博社(Bloomberg)暂停了迈克尔·福赛斯(Michael Forsythe)的工作,据称是由于担心他撰写的一篇关于中国大亨与共产党最高官员之间的关系的文章可能导致彭博社被驱逐出中共国。而彭博社的金融终端业务在中共国有着可观的收入,远高于其媒体业务利润,彭博新闻实际上只是其金融终端业务的广告而已。

Refinitiv的Eikon终端机是彭博终端机的竞争者,黑石集团领导一家拥有Refinitiv 55%股份的公司。汤森路透拥有其余的百分之四十五,并拥有路透新闻代理机构。

自2007年以来,黑石集团已向中共国买家出售了至少价值320亿美元的资产。据报道,路透社新闻总裁对Refinitiv表示担忧,因为如果将Eikon终端排除在中共国市场之外,汤姆森路透社和黑石集团都将损失可观的收入,因此,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两家公司都希望Refinitiv   以牺牲新闻自由为代价来换取在中共国的业务。

由此可见,中共是如何以利益为诱饵,将彭博社,汤森路透社和黑石集团玩于股掌之中,并最终让他们失去新闻操守的。

另外,中共党媒之一的《中国日报》已经在30多家外国报纸上购买了大量广告,其中包括《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西雅图时报》,《得梅因报刊》,《费加罗报》,《埃尔佩斯》,悉尼《先驱晨报》和《每日新闻》。不难看出,利用广告诱惑也是中共影响,控制这些媒体巨头的手段之一。

除了对世界媒体巨头们的利诱,中共同样没有放过那些在中共国投资的大型技术企业,比如

在5月下旬和6月初,当美国政府试图将华为排除在美国技术范围之外,中共政府威胁要制定一份不合作的外国技术公司的黑名单。他们召集包括微软和三星等几家公司,警告他们如果中断对华供应,后果将不堪设想。中共的威胁无疑将这些商业巨头推向了面临法律纠纷和政治漩涡的危险境地。

另外,中共不仅寻求技术上的支持,还利用这些大型技术公司来影响政治倾向。据《纽约时报》报道:在与技术专业人士的会议上,“中共当局暗示这些公司游说其政府以免除对华为的禁令。”而谷歌确实这么做了。

根据一位华为高级官员的说法, 谷歌就是“华为的使者”。华为董事长说:“谷歌是一家非常负责任的公司。我们之间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合作。” 那么,华为是否会使用被阉割了关于天安门屠杀搜索的谷歌在国外发售呢?答案很可能是。

谷歌拥有的新闻服务,不仅禁止VPN广告,而且最近还禁止了中国VPN软件评测的广​​告。中国新闻消费者对VPN访问的减少将大大降低他们访问未经中共批准的媒体网站的能力。

当然,中共的做法远不止于此,据称,他们与Berggruen Institute合作也令人关注,后者是Huffington Post和Washington Post的合作伙伴,并在“世界邮政咨询委员会”旗下发布新闻,这些文章通常是表达对中共国的同情。而该委员会的成员之一,郑必坚则是中共党员。

另外,今年11月,美联社与另一家中共国有媒体新华社签署了谅解备忘录。而美国政府指控新华社在美国行使情报职能,并于2018年要求新华社和中共CGTN注册为从事宣传活动的外国代理人。而新华社正在扩大其覆盖范围,为了最大程度地提高其消息传递的质量,他们聘用了当地记者和主持人,在当地频道上进行宣称和广播。

另一方面,在学术界和社会团体中,中共的渗透也是不遗余力。黑石集团首席执行官史蒂芬·施瓦兹曼(Stephen Schwarzman)是Berggruen研究所的成员,并支持那些所谓同情中国的组织如亚洲协会,清华大学和他自己的施瓦茨曼学者计划(Schwarzman Scholars Program)。丹尼尔·贝尔(Daniel Bell)是该计划的教授,同时还是伯格鲁恩哲学与文化研究所的所长。贝尔是同情中国的最著名作家之一。他的著作《中国模式:政治功利主义与民主的局限》公然鼓吹,中共国的精英政治制度可以弥补民主的缺陷。

同时,Schwarzman和亿万富翁莫里斯·格林伯格(CV Starr&Co.的首席执行长)都以实质性或非实质性的方式支持了纽约中国总商会(CGCC),由中国银行纽约分行行长牵头,中国总商会在纽约的国际投资会议上与Michael Bloomberg及其公司进行了合作。而中共的大型企业海航集团也与中国总商会有合作关系。 另外,中国总商会所属的基金会还资助了铑集团(Rhodium Group)关于美国对华投资研究, 并将研究报告提交给了中美关系全国委员会(NCUSCR)。而该委员会是一个长期亲共的组织。《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金融时报》,CNN,彭博社,《洛杉矶时报》,CNBC和BBC对此项研究进行了广泛而且积极的报道。

福布斯(Forbes)是一家在中共国覆盖率日益提高的媒体公司,现在由一家神秘的香港公司控股。该公司曾强行砍掉了一篇批评亿万富翁Ronnie Chan 文章。 人们注意到,Ronnie Chan参加了2014年习近平会见70位商业和政治领袖的北京会议,其中包括15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员,这标志着他与中共的密切关系。分析人士指出,在该会议上,习近平并未使用中共此前宣称的”香港人民统治香港”和“高度自治”等词汇。

而不久之后,此前曾批评中共国的几位作家,包括高登·张(Gordon Chang)和克劳迪娅·罗塞特(Claudia Rosett),被取消了与《福布斯》的合约。

另一位激烈批评中共的新闻记者迈克尔•科尔(Michael Cole)遭到何志平(Patrick Ho)和中国能源基金委员会(CEFC)的起诉。何曾是香港政治家,也是中国华信智库的负责人。他目前在美国监狱服刑,罪名是涉嫌贿赂和洗钱。2018年,检察官声称他们有证据表明,何贿赂了前联合国大会主席约翰·阿什(John Ashe),后者之后神秘离世。

无独有偶,另外两名调查中共如何在欧美施加政治影响力的作家马丁·哈拉(Martin Hala)和马克·斯托克斯(Mark Stokes),也同样受到中国能源基金委员会的诉讼的威胁。根据哈拉的说法:“臭名昭著的中国能源基金委员会威胁起诉我们的出版合作伙伴,导致我在大约两个月的时间里什么都不能发表。”

在新西兰,一位就职于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 of Canterbury),经常撰写有关中共国影响力文章的安妮·玛丽·布雷迪(Anne Marie Brady)教授,告诉记者她的一台旧电脑在家中被窃,显然是因为里面存储了有价值的信息。中共被怀疑主导了此次盗窃行为。

本月,已退休的准将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的个人计算机遭到黑客攻击,他现在专注于研究保护未来的美国5G基础设施免遭中共攻击。他说所有文件都被删除,罪魁祸首很可能就是中共。他还曾在2014年因一篇有关乌克兰腐败的文章而受到法律和死亡威胁。

该篇文章较早的版本于6月13日在另一个平台上发布之后,旋即收到《世界邮报》主编内森·加德斯(Nathan Gardels)的电子邮件,内容为:“您的文章不正确,我们坚持要求您撤回,否则或面临法律诉讼。”而这位加德斯与中共和俄罗斯的关系可以追溯到1983年,他是Berggruen研究所的高级顾问,该研究所已投资2550万美元在北京大学建立了Berggruen中国研究中心。

以上事实清楚地表明,那些试图揭露中共对全世界构成威胁的作者受到法律威胁,入室盗窃,黑客攻击等等骚扰,并对调查报道产生了寒蝉效应,这也导致人们开始对民主的重要性和面临的风险进行公正的调查,即威权政府是否在暗中利用财富和权力影响民主决策过程。

尽管仍有西方媒体对中共保持着批判态度,但西方媒体与中共国之间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加上中共政府对其施加的利益诱惑和大棒威胁,人们很难相信这些媒体的报道和分析可以做到真正的客观公正。

现在,那些真正独立的媒体,包括小报纸和博客作者,对监督媒体巨头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如何更好地为新闻调查和学术研究提供法律保护,以及立法反对中共的宣称和影响已是当务之急。这些花费不大的举措可以使更多的独立媒体发声,让世人获得更多真相。我们亏欠太多,特别是对那些在1989年6月4日因追求自由民主而牺牲在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我们如果想成功地将自由留给未来就必须传播真相。

https://www.ucanews.com/news/the-big-business-of-self-censorship-over-china/85391#

郭爆料-72小时最后通牒、72小时南海强拆、72小时作战计划

整理:战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战友之家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18年10月9日,郭先生说:我第一次透露,美方直接通知中共,我给你72小时,记住这数字,72小时。我让你移掉所有南海的这上面的非法军事系统。马上,我不会跟你商量。我关闭所有的商量系统,72小时你不移除,我们将全面给你移除,全部给你铲平。记住我今天说的话。
2020年10月3日,郭先生:新冠病毒是生物武器,绝非自然病毒。中共生物武器定向打击美国总统及其家庭,美国应向中共发出72小时通牒。联合世界各国家彻查武汉P4和军队实验室。否则,所有反共的人,纳瓦罗,彭培奥,班农,五角大楼将军和他们家人都会感染病毒。我向你们保证,你们不干掉共产党,一个个全都会染上中共病毒。不光是共和党,共产党谁都不会放过。班农,共产党也会让你染上的。

2018年10月9日
川普总统在联合国讲了,我要反全世界的Communist Party。彭斯在这里边讲了中国的言语,所有人告诉一点你就是作死,明确告诉CCP 没有任何能影响下一步我对你采取行动的。这就是头一段时间我给大家说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全面突破。发生了吗?彭斯讲那些小事,用最民间的民语,最普通的俚语,不搞什么这哲学那哲学。告诉全世界你听得懂,美国已经正式的在这些方面做出了行动,做出了决定。还想啥呢?你看完那个之后,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南海,这个我保密啊,南海的行动,接下来你们看到,比你们想象的还会疯狂。我现在给你透露一个简单的秘密。内部人员,在讨论一个问题,如果在南海问题上跟中共我们该怎么办。美方已经做出了决策。我第一次透露,美方直接通知中共,我给你72小时,记住这数字,72小时。我让你移掉所有南海的这上面的非法军事系统。马上,我不会跟你商量。我关闭所有的商量系统,72小时你不移除,我们将全面给你移除。全部给你铲平。记住我今天说的话。
还想什么联演,联演,搞什么联演啊,联演那对你太客气了。你们一旦要看到美国的那些将军,你再看看中国那什么朱成虎那个小样,像傻叉,那个傻样朱成虎,那简直烂到极点的人了。那就是军界的胡舒立,军界的韦石,军界的夏业良。就是一帮骗子,垃圾都不是。他给人家美国的将军们舔屁股都轮不到他。人家美国的将军给你讲武器,中共的导弹在哪?空间导弹在哪?潜水艇会布置在哪?我一问他,人家的爷爷都在潜水艇中度过一生,人家爹在潜水艇中度过一生,人家妈在潜水艇中度过一生。他现在还管着潜水艇,我地娘嘞。人类(近)五百年,在海洋上真打过仗的,真牛的,祖宗几代在(海洋打过仗)。只有美国人、英国人。啊,你打啥?人家设计者,现在72小时的设计者,就是班农先生。现在内部都决定了。就给你72小时,一分钟都不多给你,不跟你废话。你也别和我沟通,我也不跟你沟通,您也甭跟我废话。
对台湾啊,人家让我不要说那么细啊,不要说那么细,我就先简单给台湾说一下。我特别关心台湾,因为没有台湾和香港,就没有我文贵的今天。中国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但是,没有台湾的文化,没有台湾的朋友,没有台湾的信仰的影响。郭文贵就是一个真流氓,而且是个大流氓,还是个低级流氓。没有香港当年的投资和香港的支持,我不可能(19)91年出监狱,就迅速地成为一个亿万富豪,一个家族企业,不可能。所以,我把香港视为我的金融之母,台湾视为我的精神之母。我保护台湾、保护香港,就要像保护父亲、母亲、兄弟姐妹一样,这一点毋庸置疑。跟任何人没有关系,这是我的上天给我的旨意。我对台湾太有感情啦,我对香港太有感情啦。所以,接下来关于台湾,我问他。人家美国都商量好了。这么多的、接下来的大戏,金融戏,内部弄乱,72小时。他们准备好了,他们知道信息,很多信息,咱不多说啦,去干台湾去。美国内部有一派说,唉,怎么办?他们要打台湾怎么办?美国这时候,不可能出兵保护台湾,这是很大的声音。另外一拨,美国要不出兵保护台湾,那完啦,美国在全世界就完啦。然后接下来,美国就完啦。另外一小部分,这样那样的说法。

2018年10月17日
所以她说,最后一条,我要告诉你,郭先生,我们绝不允许在我们家里边,有人在执法。绝不允许在我们家里边有那么多间谍,拿着我们的护照,定居于此,服务于CCP,绝不可能。她很激动。后来我说,那接下来?她就说了措施,在这我不敢讲,保密。她讲完以后,说,我们这几个事情一定会发生的,不管是川普总统,还是谁当总统,还是什么中期选举,任何人都挡不住。为什么,你看看副总统彭斯的演讲,他是美国参议院,众议院,还有财政部,五角大楼以及所有的部门都同意的结果。说美国这次想战略转移,往哪儿转移?干嘛去?去打沙特?去打非洲?没啦。所以说,你知道,路德先生,我再给大家说一个信息,这是一个美国现任的前三号人物之一。我问过他,我说,如果在亚洲发生了军事冲突,会是什么结果。如果在中东发生了军事冲突,会是什么结果。这个人摸着自己的小胡子,说,你这个问题问得好,Miles,我要回答你。他说,要是以前你问这个问题,我是不会回答你的,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他说,我告诉你,在亚洲特别是中国冲突,我们有绝对的信心,一星期把任何形式的战争彻底结束,我是长了跟你说。短了跟你说,不会超过72小时。这是为什么他们接受72小时要通知南海必须要灭掉,你知道吗?搬走,不搬走我就给你收拾了。他们有这个政策的。
这就是说一旦跟CCP发生的战斗,他一定不会超过一星期。他说,我不会超过一星期的。所以美国已经制定好了这种战略,不管什么情况下的战争,包括对台湾打,只要台湾,人民站起来反抗。说,我现在要求美国介入。他说,美军进入去也不会超过一星期,绝不会跟你在那块打消耗战。他说你相信这一点,这是一个。他说在中东,他说在中东如果发生了问题,如果石油现在被共产党、被CCP给统治了,霍尔木兹海峡那个地方炸艘了一艘船,伊朗炸艘了一艘船,所谓封锁了霍尔木兹海峡了。他说美国过去几十年来我们都有一个军事计划,就是12小时进,12小时出。就是我12小时就能进到你科威特、UAE、沙特,这个所有这个领域,包括伊朗这个几个大油区。迅速的12小时进去,然后把油田保住。理由很简单保护人类上赖以生存的能源生产线,保护你石油去。如说离开,12小时就能离开,美国一直有这个政策的,那不是开玩笑的,这就是美国有驻军的原因。他说,我告诉你,如果在中东发生了这些问题,说CCP去了,我12小时就给你拿下,那肯定拿下。他说在亚洲,我们有一个72小时和一星期的作战计划,这各种作战计划,这美军不是跟你开玩笑的,绝不是开玩笑的。然后呢,这个说完以后我要告诉你们大家的事情,美国这次和CCP的战斗绝不是说贸易战停了吧,不打了,咱俩握手言和吧,不可能。

2019年5月11日
川普总统和里根总统最大的差别在这里。川普总统绝对不是个强势份子。他在马阿拉歌,所有人跟他打交道,生活中你见到他这个人跟他聊天,他心很善的。他很要面子,心很善。直接加到45%。然后加上3条,从今日起,一,人民币汇率操纵国给它列上去;二,香港自由贸易区干掉;第三,台湾和美国关系正常化。然后告诉刘鹤,他都不直接告诉刘鹤,都不用莱特西泽告诉刘鹤,可能是让他秘书过去告诉刘鹤。从现在起告诉你们,在2020年新一任总统当选以前,不做任何谈判。如果我选上总统,我的任期也不跟你谈判。2020年川普总统再选上总统,拿起电话,我告诉你,我就给你72小时,把南海的武器给我挪走。不挪走,我对不起了,我这火箭、导弹就过去了,不好意思啦。「吧唧」放电话。咋地,你说咋地吧?你放核武器过来?你把门关上?你不用美元啦?你把你那些私生子女都送回去?吹狼蛋吧。吹的那狼蛋也是有病的狼。狼蛋,估计是个死狼蛋啊,哈哈。你有啥招啊?
你看看国内说瞎话的将军、大咖出来吹牛,下半年,美国人必妥协。你就认为川普总统在下半年就会受到各党的挑战。事实上很简单,我和美国朋友说,他们现在认为我说的靠谱。几个月以前我就告诉他,压根没想跟你签协议,就想跟你玩,就是玩到啥时候算啥时候。你川普就是一个生意人,我就玩你了咋地?“我中国人能吃草三年”王岐山这话是发自内心的,能吃三年草。中国这老百姓吃三年草是真没问题,树皮都吃不完。然后你川普不就走人了吗?他就要依靠那个钟摆效应,下一个民主党一上来,我又赢了。所以,很多人不在乎我之前说的话,在党内开会说,川普总统输了中期选举,他们赢100年。川普总统赢了中期选举,他们输掉100年。结果中期选举,他们看到川普总统输了,他们觉得赢了100年。所以,所有谈判都是假的。

2020年4月30日
美国反应慢,但是一旦上来这火很难灭。这个就像被压抑在一个高山下的火山一样,美国人一旦把它,嘣,引爆了,无人再把它停止。这就是美国的政治和军事和国家行动。永远要记得任何人包括美国本身,一旦是民心民愿,啪一下采取行动了,就像火山爆发一样谁都无法停止,包括美国本身它也无法改变。

2020年6月20日
我可以告诉大家,过去24小时,中美之间历史上从未有的全面对抗,军事、经济、政治,过去的24小时,从来没有。全世界的金融、黄金、大宗商品的场外较量,据说几千亿美元,人类历史上也没发生过。共产党也没输,流了一点血,也没啥流血,就是小输。在某些领域我就不说了,肯定包含南海,差一点干起来了。
……
我可以告诉大家,中美经济脱钩和香港港币、香港自贸区地位被取消,这都是天大的事。这都是在过去不可能说的、也不可能谈的,在美国白宫都认为是不可能,这话题就觉得荒唐、胡扯的。但是它为什么都发生了呢?战友们,不仅仅冠状病毒、不仅仅香港运动,我可以告诉大家,现在往回看,当时文贵像先知一样,现在美国人说我像先知一样,准确的预测、准确的报告、准确的情报,所有事情的发生。不是这样的。我可以告诉大家,只要你真正的了解爆料革命,你真正的和共产党打过交道,你真正的了解BGY的方案,你真正的了解3F方案。你真正的跟共产党的就是总书记、国家副主席、安全部、情报部、军方,跟各个所谓的总理、副总理,你真的有来往。你懂他们的三F方案的话,然后你知道十八大前发生了什么事。你从2001年的WTO和奥林匹克,和奥林匹克的2006年到2007、2008,一直到2012习王上位,到反腐运动。然后是2025、2035、2049、“一带一路”,然后人民币国际化、中东军事基地战略化、非洲军事基地战略化,以及南美中共化。包括在巴勒斯坦、巴基斯坦,包括对以色列的关系,和2012年习近平先生和他的妻子彭丽媛女士访美,洛杉矶和奥巴马总统的见面。
大家要记住,那是个改变历史的时刻。没人注意,那绝对是改变历史的时刻,很多内幕现在不方便说。我这些可以告诉大家,我本人都是直接参与者,我是直接参与的。因为这个我才知道,中美之间它只有一个选项。要么美国亡,要么共产党亡。不是中国亡啊。要么美国人完了,中国人将继续活在灾难中,将可能遭受一次灭顶的灾难。14亿人将真正的被纳粹化、共产化、奴隶化,血流成河。就美国人输了中国人就更惨,这个民族将遭受大灾难。美国人赢了,共产党没了,中国人会有痛苦,但中国人会换来新生。香港运动发不发生、冠状病毒发不发生,这一天一定会来。因为共产党的2025、2035、2049、“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彻底跟美国叫板,也叫作新型大国关系,什么时候开始谈的?新型大国关系是不会停的,只有美国反弹它才会停。而且不是川普总统上位,说这个关系可以灭共,不是川普总统、奥巴马总统今天继续执政、拜登来当总统,今天的结果一点也不会改变,半点儿都不会改变,只会更糟糕。不会像你想象的那样,有机会说中美还回到以前那么好,那是不可能的。
……
那美国唯一的反击是什么?近期在香港、台湾、西藏和共产党的高官上说事。中期也就是这届总统的第二期,那可能就是军事打击。军事打击不一定是全国的,也不一定是北京、上海,可能在南海、在东海或者介入到某些领域。印度是不可能的,中印之间纯粹是挠痒痒。我给他们定义是什么?我跟很多美国朋友说,前天给我说中印之间的打架,我说那个是两个完全没有能力的男人、没有性能力的男人,就是在那块吹吹牛、放放口炮,根本不值得考虑。都是转移内部经济、转移内部政治问题的——70年来一贯的手段。可悲的死那几个人呐,可惜了。所以,美国这种行动的结果——脱钩,经济脱钩他是必然的,全面脱钩是肯定的。脱钩的结局是什么?人民币一定没有了,港币一定没有了,香港的自由经济肯定没有了。上海、广东私营企业家们,你们还在这做梦呢?还想着你们还有过去的30年,随便开个厂、搞点东西、来点外加工,你就能生存?我告诉大家,过去3年没有跟随爆料革命、不信爆料革命的,你的损失、你的代价将现在开始付出,不信咱走着看。现在已经在美国、在国内,可以说已经形成了统一认识,爆料革命、这个唯真不破和新中国联邦,是中国的未来,已经成了共识。

2020年6月28日
另外一个,对待香港头两天看到制裁法案。我告诉大家,最后一分钟把制裁汇丰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的四大银行,就是完全马上停止一切在美国的业务,并实行美国最严的制裁,把它给拿掉了。所以上一周通过的惩罚的法例,最后一分钟打了五折,包括对香港官员的制裁。对香港官员的制裁,最后一分钟,本来是对香港官员还有公布的名单,什么样的资产查封、查封倒什么程度,然后马上怎么办都有的,最后一分钟也拿下来了,也拿下来了。
……
还有一个,对共产党要十大招,当然这十招都是我推荐的,十大招全面开始。最后包含了已经拿掉的对香港官员具体制裁,和对汇丰银行、中国银行绝对制裁。汇丰银行、中国银行下一步股票会暴跌,我相信会跌倒30%、40%是没问题的,甚至是完全崩倒。一定会发生制裁的,放心。另外一个就是军事上的制裁。现在就是东海的上次较量以后、南海的较量,共产党根本是纸老虎不堪一击,防止共产党疯狂来一下子。所以说美国在军事上更加大量的力量,在印度海、南海、东中国海进行布置,一旦中共再玩老鼠戏猫的游戏,直接歼灭。而且这不会引发全面战争,不可能。另外一个,现在中共太空中的垃圾,和中共在太空中布置的垃圾,大概占了太空中垃圾的大概在六分之一,而且涨势最高。根据国际太空中的规则和达成的协议,北斗七星系列,美国18分钟内很容易把北斗七星全面摧毁。所以说我觉得美国应该在太空中先给中共一个颜色,把北斗七星统统给它摧毁。

2020年7月15日
最近我讨论很多海军的问题。可以说大英海军上千年来所向披靡,世界上最牛的海军还是英国,然后就是日本。中共国没有任何海军,根本不存在海军。只有自嗨的军,只有自淫的军,只有欺民的军,哪有什么海军,胡扯八道的事。班农先生他是一个在海军出来的,他给我讲述这个当海军的经历,那不是开玩笑的,当海军不是开玩笑的。这是一个。另外一个大英国上下被威胁,威胁这么长时间了,你能处理得完吗?像现在英国和美国、法国、日本都要到南海去,百分之百给你强拆。而且一定会按照班农先生说的,给你个72小时拆不拆?不拆?立马铲平。这谁说过,两三年前只有文贵说过吧,它一定会发生。香港,香港你能停得了吗?现在所有的美国这个关心香港的人,包括香港投资的,都已经意识到,香港只有两个结果。一个香港变为空城,鬼城。一个是香港所有香港人再回去,恢复到五十年以前,就是外国国际共同治理香港。没有任何选择。那开玩笑呢?几十万外国人在那干嘛呢?对吧。
综上所述,咱先不说。现在美国,就是全人类上这个冠状病毒,你能停得了吗?冠状病毒你停不了。冠状病毒你能治得了吗?你治不了。据我所知,在军事上、技术上一切都已经联合好了。几招下去,先外交,金融,个人制裁,然后驱赶、遣返、然后南海强拆,然后在台湾正式驻军,然后在香港,国际联合部队把香港包围起来,香港保护起来,保护香港人民和国际人民的利益和人身安全和经济。然后把香港全围在一起,你共产党就别碰了。因为你违约了嘛,是吧,你没兑现嘛,是吧。你没兑现咋办呐?那国际社会让你兑现。

2020年10月3日(战斗室)
新冠病毒是生物武器,绝非自然病毒。中共生物武器定向打击美国总统及其家庭,美国应向中共发出72小时通牒。联合世界各国家彻查武汉P4和军队实验室。否则,所有反共的人,纳瓦罗,彭培奥,班农,五角大楼将军和他们家人都会感染病毒。我向你们保证,你们不干掉共产党,一个个全都会染上中共病毒。不光是共和党,共产党谁都不会放过。班农,共产党也会让你染上的。

2020年11月19日
中共跟美国斗争,所有国内的人都有一个基本常识。军事上有战友说哪需要72h,那是美国大兵回去吃了一顿汉堡包又回来了,才会坚持72h。美国真要开打不会超过24h全结束。中国的潜水艇都用来运木头、奶粉、古董、象牙,哪给你打仗啊。大家都很清楚,没有任何高层认为跟美军有打的机会。

特朗普向大科技公司开刀,要求立即终止第230条法规

周四晚上,唐纳德·川普总统对大科技公司进行了抨击,以回应他们对保守派言论作出持续的打压。

总统还呼吁,鉴于 “国家安全的目的”,应立即终止第230条法规

根据1996年的《通信规范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条法规让大科技公司,特别是Facebook和Twitter,有恃无恐地充当 “上帝”,决定哪些内容可以在网上发布。保守派几乎总是被审查的对象。

像Twitter这样的在线媒体必须充当第230条法规保护的中立平台,但是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考虑到他们现在正在定义平台上允许和禁止的内容,它们充当了发布者的角色越来越明显。

最近几个月来,来自大科技公司的审查力度只增不减,似乎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

在星期四晚上,受到Twitter审查的川普总统坚决反对并宣泄。

“推特发出完全错误的 “趋势”,与世界上真正的趋势完全无关”,川普总统在推特上说。”他们编造的,只有负面的 “东西”。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推特上,就像发生在@FoxNews日间节目上一样。而且,对保守主义歧视也很大!

总统随后要求终止第230条法规

出于国家安全的目的,必须立即终止第230条法规!!!他发了推文。

最近,Twitter极度压制言论的最新例子是在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律师抛出了一份强调2020年大选中选民舞弊的重磅炸弹报告。

Twitter现在正在审查其用户分享甚至查看鲍威尔(Powell) 网站的链接,她在网站上分享了她在2020年选举中与选民欺诈有关的诉讼中的发现。

据Breitbart报道。”Twitter上的许多用户报告说,他们无法分享西德尼·鲍威尔 (Sidney Powell) 律师关于2020年总统选举中选民欺诈的诉讼链接。当试图分享该文件的链接时,用户会收到一条通知,称该链接已被识别为 “潜在有害”。

Twitter的政策对屏蔽链接有如下规定:”有时,Twitter会采取行动限制或防止URL链接向Twitter以外的内容传播。具体做法是,当链接被点击时,会显示一个警告通知,或者屏蔽该链接,使其根本无法在Twitter上传播。”

以下是Twitter将屏蔽的类别:

•恶意链接,例如恶意软件和网络钓鱼

•垃圾邮件和误导链接

•违反Twitter规则的链接,涉及恐怖主义,对儿童的性虐待,非法物品,仇恨行为,暴力等主题。

•黑客材料

Twitter还声明,他们将阻止“干扰公民和选举诚信的内容”。他们在此类别中提供的一个示例是:“有关如何投票或注册投票的误导性信息。”

原作者:科林鲁格

翻译: 康州盘古农场

美国大选:特朗普称准备好离开白宫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如果选举人团正式确认乔·拜登为下一任美国总统,他将离开白宫。

特朗普拒绝接受11月3日选举失败,并在周四(11月26日)告诉记者,“很难”承认败选。

选举团成员将在12月14日开会正式宣布选举结果,民主党人拜登预计将在明年1月20日宣誓就职总统。

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

在感恩节慰问军队人员的一个视频会议之后,川普在白宫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被问及如果输掉选举人票,他是否同意离开白宫时,特朗普说:“当然会,当然会,你知道的。”

然而他接着说:“如果他们真的(选拜登),他们就犯了一个错误。”他称,他可能永远不会接受失败。

“要承认败选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因为我们知道存在大规模的舞弊,”他一直坚持这一指控,但没有提供证据。

特朗普承认败选,并不是拜登就任第46任总统的必须条件。特朗普并没有明确说自己是否会考虑参加2024年总统竞选,也没有说是否会参加拜登的就职典礼。

由于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通常例行的总统过渡程序被打乱。

在美国的选举制度下,选民并不直接选出下一任总统。他们投票给538名选举人,这些选举人是根据人口数量分配到美国各州的。

选举人几乎总是把票投给他们州赢得最多选票的候选人,尽管有的选举人会无视选民的选择,但未改变过选举结果。

中国P2P网贷机构归零 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势头得到遏制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首席律师刘福寿近日表示,中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的约5,000家逐渐压降,到今年11月中旬完全归零;同时,大中型企业债务风险有序化解,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势头得到了遏制。

刘福寿在“《财经》年会2021:预测与战略”上并表示,金融违法、腐败行为受到了严厉惩治,一系列重大非法集资案件、不法金融集团和中小银行机构风险得到了稳妥的处置;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风险初步得到控制。

“中国金融资产盲目扩张得到根本扭转,影子银行风险持续收敛,规模较历史峰值压降约20万亿元。不良资产处置大步推进,从2017年初到今年9月末,银行业处置的不良资产超过之前八年总和。”刘福寿称。

中国的脱贫和美国的未脱贫

中国11月23日宣布,全国832个贫困县全部脱贫。中国官媒表示,中国的脱贫经验给其他国家的减贫措施提供启示,与此同时,中国官媒又说,由于疫情的影响,美国底层人民的发展失衡,生存危机加剧。也有中国学者说过,中国已脱贫,美国有将近4000万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美国应该向中国学习。但是,中国的穷人是否愿意到美国不脱贫,而美国的穷人是否愿意到中国去脱贫?结论不言自明。

美国贫困人口数量和贫困标准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和劳工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美国贫困人口比例为10.5%,大约3400多万人。​不过,​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今年10月公布的一份最新报告说,今年5月以来,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美国的贫困人口新增800万之多。所以,2020年,美国的实际贫困人口确实差不多4000万人。

2019年,中国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在一次电视节目中指出,“美国4千万人贫困,1850万极度贫困” 。张维为的数据并没有问题,但是有问题的是,他接着说:我们已实现脱贫,美国应该向中国学习很多东西,包括扶贫的经验”。

张维为没有指出的是,美国的贫困标准不同于中国。美国的极度贫困标准也不同于2015年世界银行制定的“极度贫困“的标准,即每人每天生活支出不足1.9美元(12.5元人民币)的人即为“极度贫困”。

根据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最新调查:2020年的美国贫困线标准为单身收入低于1万2760美元,相当于8万4000元人民币、4口之家低于2万6200美元,相当于17万2398元人民币。美国“极度贫困”人口指的是那些收入水平低于上述贫困线标准50%的人。另外,根据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2018年的一份报告,真正属于美国标准的极度贫困人口的数字并非是1850万,而是150万人。

值得指出的是这个数字还没有包括国家给穷人提供的救助福利, 比如住房、医疗、食品以及各种补贴。

那么中国是什么样的贫困标准呢?根据今年3月中国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的话,中国的脱贫标准是,包含“一收入、两不愁、三保障”。

根据刘永富,“一收入“指的是国家的收入标准,是2010年的不变价农民人均年收入2300元,按照物价等指数,到去年底现价是3218元,今年为4000元左右。“两不愁“指不愁吃、不愁穿,目前已经做到。“三保障”指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

按照他提供的信息,中国已经脱贫人口的收入人均都在9000元以上,剩余贫困人口人均收入在6000元以上。人均6000元,刚刚超过世界银行的极度贫困标准。

美国穷人有多穷?

以一个带有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的生活状态为例。

假定这个单身母亲有一份全职工作,工资水平为联邦最低工资。税后,这位妈妈的年收入看似只有1万3853美元,但是,她还将从食品券、个人所得税抵免,可退还的儿童抵免以及儿童营养计划中获得收益,她从这些福利项目中获得的价值约1万2,600美元。这样一来,她的收入和福利总和大约为26,500美元。

除此之外,她和家人还将获得价值10,000美元的医疗补助。如果她还获得住房援助(大约有四分之一的低收入单亲父母都会获得住房补助),她从收入和福利中获得的经济资源加起来将达到4万7400美元。

美国政府对贫困人口的各种补助

美国政府(州和联邦,以联邦政府为主)针对贫困人口提供多种社会福利,主要集中在医保、食品、住房和子女养育上。

美国贫困人口享受的最大社会福利项目是医疗补助计 划,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都有医疗保障项目、医疗补助,为贫困人口提供医疗保险。各州的申请条件标准不同, 基本上是,联邦贫困线133%以下, 即可获得, 若收入达不到标准, 在贫困线的400% 以下,仍可申请政府的其他补贴, 来支付一部分医疗保险费用。

贫困人口享受的第二大福利项目是食品券。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贫困家庭,每个月可以按照标准领取到金额不等的食品券。根据马里兰州的标准,个人大约每月204美元,4口之家为680美元。 食品券以电子转账卡支付,在超市购买各类食品,不可以购买食品之外的任何东西,比如烟、酒、日用品和保健品等。

住房福利是政府提供的第三大项目。政府有多项资助穷人住房的项目,例如住房补贴、提供低息住房贷款等。比如老年低收入者可以入住老年公寓;对于负担不起房租的低收入家庭,则有房租补贴项目,如果一位单亲母亲有三个孩子,按照美国异性孩子不可共用卧室的传统,政府出钱为他们租用有三个卧室的住房。

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是具体负责低收入租房补贴运作的主要联邦机构。根据住房和城市发展部的定义,所谓低收入者,指的是收入低于当地家庭中间收入的百分之三十的人。

获得政府补贴的低收入家庭一般通过两个途径寻找出租屋:一个是在租房市场上自由寻找,按市场价格向房东租房,自己付不超过收入百分之三十的租金,不足的部分由政府支付,当然,所租房屋租金是有上限的,一般来说是根据当地平均水平设定的;另外还有一种方法是政府预先与房东商量好,将房东的房子作为住房补贴屋,固定出租给得到住房补贴的家庭,同样,租房者需要付不超过百分之三十的收入作为租金的一部分,不足部分由政府支付。

住房标准为,一对夫妻可以申请一间睡房的公寓,一家五口可以申请三间睡房的公寓。

美国的义务教育为13年:幼儿园一年,小学到高中毕业12年, 公里学校是免费的。不管你是买房子还是租房子, 根据学区,就近入学。上大学必须付费,公立大学学费每年大约1万多美元。 穷人想要读大学,政府给助学金。任何想读大学的,都可以申请。家庭收入贫困线以下的,能拿到最高助学金,低收入家庭,也能拿到部分助学金。

学生校园免费午餐是政府最受好评的一项福利项目,穷人家庭孩子在公立中小学可以享受免费午餐,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午餐只需付25美分。保证儿童的身体健康被列为美国的国策,仅校园学生免费和低价午餐一项,政府一年的开支就要109亿美元,3千多万青少年因此获益。校园免费午餐即便是在新冠疫情和学生在家上网课期间也没有中断。每个学区会指定免费午餐发放点,到时候,学生家长前往领取即可。

美国农业部的妇婴幼儿保健计划,专门给穷人家庭的孕妇、产妇和哺乳期的母婴给予资助。这个项目不限于美国公民、 绿卡持有者或是任何合法身份者,只要居住在美国,哪怕是非法入境的偷渡者都可以享用。

新冠疫情期间,政府给贫困人口的补助

美国国会3月底批准了约2万亿美元的《新冠病毒援助、纾困和经济保障法案》。根据这项计划,不仅是低收入人群,年收入低于7万5千美元的个人获得每人1200美金的直接补助。家庭年收入不超过15万美金的已婚夫妇获得2400美金补助,每个孩子额外获得500美金补助。

这项计划还包括,联邦政府在各州失业救济金的基础上,为失业人员提供每周600美元额外失业救济金,定于7月31日过期。

按照首都华盛顿特区的标准,失业者每周可申领最高444美元的补助,最长可领取26周。新冠疫情期间,在原每周444美元的失业补助基础上,失业者可申领每周600美元的额外补助,最长可领取4个月。原失业补助的领取期限也延长13周。

纾困法案还为联邦政府资助或是联邦政府担保的住房里的大多数住户提供了一些保障,避免因未付租金而被驱逐或是被收取迟交费用。

比如法案规定,自 2020 年 3 月 27 日至 7 月 24 日,若你符合以下任何一個类别,你的房东或是住房当局不得:因为你未支付租金或是其他手续费或是费用,而提起法律诉讼,要求驱逐你;如果你的房东因为你的住房接受纾困法案的贷款纾困,你则可以享受更长事件的免驱逐保护。

这个法案的实施帮助了很多美国的穷人。 根据美国城市研究所2020年7月公布的数据,如果没有纾困法案,2020年美国贫困人口比例大约为12.5%,大约3950万人。 因为纾困法案,2020年的贫困人口比例大约为9.2%,为2930万人。

2020年9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发布了一项全国性命令,暂时禁止数百万拖欠房租的美国租房者被驱逐,以减少新冠病毒传播。这一命令覆盖所有4300万美国租房者,只要他们符合收入资格要求。禁令为期4个月,有效期至12月31日。禁令甚至适用于个人年收入少于9万9000美元,夫妇年收入少于19万8000美元而无能力缴交房租的租客。

8月份后,美国联邦政府还在讨论第二轮纾困援助计划,不过到目前还没有最终的结果。美国新总统当选人拜登11月16日表示,他支持新的纾困计划。

来源:美国之音

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