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国人唤不醒

昨天听了郭文贵先生和路德社的直播,我的心情和战友们一样非常沉重。我们面对的现实是大难将至,但是国人却还没有意识,依旧歌舞升平岁月静好,都在等着拜登上台中美恢复贸易继续赚钱,有“眼光长远”者已经在设想川普下台后怎么逃避清算了。从笔者自身的经历来看,确实很有挫折感,三年多下来传播爆料革命,但身边的人亲朋好友包括自己的近亲属,基本都没有被唤醒的,有个别的醒来一会又昏睡过去了,还抱怨你打扰了他的美梦。笔者总结了一下,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首先,中共掌控了国家机器和几乎全部社会资源,操控股市和汇率,用擀面杖子打破所有的理性预期。比如今年以来病毒蔓延,我一直劝朋友卖股票,但是中共却把上海股市从2800点附近搞到3400点,涨幅超过20%,创业板的涨幅更是达到50%,道指从2万点附近连续上涨创了3万点的历史新高。我还劝朋友换美元,结果中共把汇率从7以上搞到6.55附近,我只好同他们说,如果将来人民币汇率贬到20甚至更高,你还在乎现在是7还是6.5吗?结果没有人信。涵养好一点的回复你一声“嗯”,从此只谈琐事不谈经济,涵养不好的会抱怨和挖苦你几句,从此很少来往。再早的三年前劝朋友卖房子换美元,结果房价还继续上涨,汇率也没有贬值。中共利用人们看重短期利益的特点,让你无法理性预期,只有跟着他的指挥棒走,中国股市有句话叫“炒股要听党的话跟党走”,现实的、眼前的利益让爆料革命唤不醒他们。

第二,中共的银弹攻势确有成效。最近十年,中共拿着十四亿奴隶辛苦赚取的十多万亿美元在全世界搞银弹外交,一方面用中国巨大的市场诱惑和拉拢华尔街资本和硅谷巨头,一方面收买全球政客和各界人士。你首先看到香港的官员、台湾的政客拜倒在中共的膝下,然后是欧洲主要国家,国际组织,最后是美国的议员、州长、主流媒体、大学智库好莱坞、学术界,直至美国总统奥巴马都为了几千万美元而出卖美国在南海的利益。最近的事大家都看到了,前副总统、本次总统候选人拜登家族深陷中共的利益之中,最令人震惊的是美国的司法界也被渗透,DOJ、FBI、CIA、各级法官检察官等等,拜登离总统大位只有一步之遥。中共还手握这些政客的证据相要挟。如果没有爆料革命,中共就成功控制美国了。从这个角度看,习近平的四个自信、中共官员的傲慢和对西方的鄙视、华春莹赵立坚们的战狼外交是有道理的。笔者曾经和金灿荣有过一次交流,我问他那些大话的依据,他不屑地笑着回答(大意):我们国家的制度优势决定了党可以集中使用全社会的资源(就是有十四亿奴隶为党赚钱),全世界没有一个政党和政府比我们有实力(有钱),而且不受约束(可以随便花),西方那些政客也是人嘛,西方的所谓民主制度也有弱点嘛,等等。中共官场从上到下都是这种观点,也影响到了普通民众,胡锡进、金灿荣之流的言论在民众中很有市场,让民众真的以为中国很强大了,要超过美国了,西方社会不敢对中共怎么样,于是爆料革命唤不醒他们。

第三,中共多年来处心积虑收买和豢养了一大批伪民运人士,挑拨他们为争一点狗粮而互相争斗互相揭发互相攻击,搞得一地鸡毛。一方面让西方觉得中国的民主运动没有希望,一方面也误导海外华人和国内民众,让他们觉得只要是搞民主运动的人都是一帮垃圾,还不如中共的统治。加上中共故意抹黑和诬陷郭文贵先生,让民众误以为爆料革命和这些伪民运是一类人,不相信爆料革命。笔者曾向一些海外华人朋友介绍过郭文贵先生,他们对郭先生都有很深的误解,温和一点的说郭先生不靠谱,不客气的就说郭先生是骗子,甚至用嘲笑的口气反问“你居然会相信他”。这些人还基本都是华人中的精英,他们的观点传回国内很影响国内的民众。唉,很难唤醒他们。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中共长期设立防火墙控制国内的媒体和舆论,造成国内民众对真实信息的无知和麻木,加上中共奉行的是戈培尔的观点: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要撒就撒天大的谎,要做恶就做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恶!那些中共高层的乱伦、荒淫和贪腐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于是善良和无知让国内民众不相信爆料革命传播的真相。中共不仅控制了国内的媒体,还控制了美国和西方的主要媒体为中共站台,培养大外宣、九层妖塔同中共一唱一和误导公众。比如我告诉他们闫博士公开的病毒真相,中共就引用国外被他们收买的权威人士的观点误导民众,造成国内民众普遍不信,加上他们的善良,他们死活不信这个病毒是中共故意制造并毒杀了本国人民,他们认为中共不可能坏到这个程度。再比如我告诉他们吃硫酸羟氯喹预防中共病毒,他们居然能拿出中共转载的WTO、美国CDC、“德高望重”的权威福奇博士等人的观点,甚至还有川普改口说停止服用羟氯喹的视频,来说明这个药没用。由于本人不是专业人士,没有办法说服他们。别说国内民众,就是海外华人也很少相信。中共长期的灌输和洗脑让民众分不清真假和是非,唉,真是没办法,唤不醒他们。

第五,也是根本的一点,中国民众长期生活在极权统治之下,做惯了奴隶,只知道苟且偷生,内心缺乏善恶和正义,作为一个群体早已经没有了血性。远的商鞅驭民五术不谈,蒙元攻打南宋时对汉人的大屠杀、非人道的管制,满清时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留发不留头,日军的南京大屠杀,以及中共时期的反右、文革、六四,中国民众已经失去了反抗强权的意识,习惯于依附强权,整体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就像《肖申克的救赎》里描述的那样,开始是抵触强权,随后习惯于强权,最后离不开强权。民众对真相普遍有一种潜意识的抵触,认为真相打扰了他们平静的生活,清醒反而会引发痛苦,正如鲁迅先生说的那个“铁屋子。

跟随文贵先生三年多来,亲身经历了文贵先生苦口婆心、掏心掏肺、杜鹃啼血般的呐喊、警示,百折不挠传递真相,终于首先唤醒了美国人民。我相信很多战友都有和我类似的向国内朋友和海外华人传播真相时遇到的经历。中国民众自身是有问题,但是根源在于中共这个专制政权。我们这个民族不乏有血性抵抗强权的基因,远有文天祥、江阴八十一日,近有张志新、林昭、杨佳,更有闫丽梦博士和我们千百万爆料革命的战友,香港民众一年多坚持不懈的抗争,这些夜空中闪亮的星星让我们看到了华人的希望。我们应该发扬知难而上、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永不停止传播真相,能唤醒一个是一个,能救一个是一个,至少让国内民众在大难来临之前有个心理准备。推翻中共后我们还要继续传播真相,启蒙大众,排除中共多年来灌输于民众内心的毒素,直到我们民族迎来真正的内心的解放。

天佑我中华民族免遭劫难!

作者:纽约香草山写作组  三票先生

About the author: china
告诉我们关于您自己的事情。

Get involved!

我爱聊天
思想自由想说就说

Comments

还没有评论
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